游客可在线试看,注册会员可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图片,VIP会员可无限制观看所有栏目。 语言切换: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肥水不流外人田返回上一页

肥水不流外人田来源: 作者:麻花影院

爸爸认识妈妈时已经三十六岁,当时他在妈妈学校,担任篮球教练。180公分的妈妈,是学校女篮队的主将,天真活泼,美丽大方;爸爸见猎心喜,就利用教练之便,给妈妈喝下了迷药的汽水,***年仅17岁的妈妈,还把赤裸的妈妈摆了好几个***的***,每式拍了十几张裸体的写真照片。爸爸利用这些照片威胁妈妈当他的亲密女朋友,。过了一段狂野的日子(爸爸吹嘘每天最少打妈妈三炮)。这种肉体关系延续了两年,一次妈妈粗心大意忘了吃药,爸爸把她肚子给搞大了。原本外公坚持要告爸爸,後来经过一番波折,妈妈终於嫁给比她大19岁,矮十公分的爸爸,隔年我便出生了。
  
  我两岁的时候,妈妈在爸爸怂恿下,重披战袍继续打球,由於她身手矫健,技术过人,结果竟入选了国家代表队。妈妈一直打到二十八岁,才被安排转业到国营企业,爸爸则透过关系转到甲组球队,继续干他的教练。
  
  我一向崇拜妈妈,小时候每当电视转播球赛,我总会聚精会神的在电视机前为妈妈加油。转业後的妈妈,每天穿着光鲜亮丽,送我上学,同学都羡慕我有一位高挑漂亮的妈妈。
  
  上了中学之後,我逐渐了解男女之事,对妈妈也就更加崇拜了。妈妈的肌肉丰盈匀称,身材凹凸有致,最难得的是她皮肤白晢,容貌秀丽,看起来性感美丽,高人一等,简直就是东方的维纳斯。
  
  不可避免的,我开始对妈妈的身体产生兴趣,也无意间看过爸妈做爱的场景,我发现老妈的性慾很强,爸爸似乎不是她的对手。
  
  我曾不只一次听到妈妈向爸爸抱怨:「怎麽这麽快?人家还没好啦!讨厌!赶快再来嘛!人家难过死了!」
  
  我15岁那年的夏季,发生了一件难以想像的事情。情形是这样的:
  
  有一天我半夜起来上厕所,正好爸爸也在里面,不知爸爸为何不用自己的卧室里间—浴室的厠所,我本想等爸爸尿完再尿,但爸爸却说:「怕什麽?咱们父子一块来比比鸟!」
  
  爸爸仔细端详我的下体,赞叹道:「真是虎父无犬子!想不到你***已经长这麽大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但爸爸却三八兮兮的毫不在乎,他笑道:「还没玩过女人吧?想不想见识一下啊?」
  
  我害羞的道:「爸爸!你怎麽这样……」
  
  爸爸啪的拍了我一巴掌道:「别他妈的没出息!来!你给我仔细的瞧着……」
  
  他将房门虚掩要我趴在门边偷看,然後扭亮床头灯爬上床去,在熟睡的妈妈身上乱摸。
  
  妈妈逐渐有了反应,她迷糊的斥道:「你干什麽啦!」
  
  爸爸扯下妈妈的睡袍、迷你哩士三角裤,展开全面进攻;他猛舔妈妈的***?手抓住妈妈丰满的***,?柔的搓揉,妈妈白嫩嫩的屁股开始摇晃,修长的***一下就翘上老爸的肩头。
  
  由於要在我面前显威风,爸爸卯足劲大干了起来,妈妈被爸爸一轮猛攻,浪得叫了起来:「死鬼!你今天怎麽这麽厉害?
  
  嗯……哎哟……好……好……就是这样……快……快大力……嗯……好舒服啊……唉呀……」
  
  妈妈雪白丰满的胴体,又骚又浪的***声,令我慾火高涨,忍无可忍,我顾不得会被妈妈发现,悄悄的爬到他们床前。
  
  此时妈妈似乎到了紧要关头,她将高翘的双腿放下,脚掌撑着床面,奋力的向上挺耸,力量之大,竟将趴在身上的爸爸,整个人都抬了起来。她一边疯了似的耸动屁
  
  股,一边激情的大叫:「快点……用力啊!不要停……嗯!再里面一点……唉
  
  哟……再大力……啊……」
  
  她雪白的***上下晃荡,乌黑的阴毛也被***浸湿纠成一团,爸爸的***快速***,使她两片红通通的***也翻进翻出;俩人激烈的动作,掀起一股猩风,我嗅到男女交合时,所散发出的特殊味道。
  
  靠这麽近看爸爸妈妈床戏,我兴奋得简直不行,我蹑手蹑脚的又爬回浴室,握住老二就猛烈的打起手枪。
  
  我从浴室出来不久,他俩也办完事了,妈妈大概以为我早已熟睡,因此和爸爸光着身子就走入浴室清洗,我听到妈妈轻声嘟嚷着埋怨:死鬼,搞什麽嘛?半夜把人吵醒,就弄那麽一次……」
  
  听起来大概是妈妈性趣来了,要爸爸梅开二度再接再厉,但爸爸却欲振乏力,败下阵来。
  
  其实这也难怪,52岁的爸爸到底上了年纪,要想喂饱33岁狼虎之年的妈妈,困难度也真是满高的。妈妈洗完便回床上,一会就睡着了,爸爸则踱进我的房间。
  
  「怎麽样?过瘾吧?怎麽看一半就溜了?」
  
  「我尿急,去撒尿了……」
  
  「呵呵……是忍不住,打手枪去了吧?」
  
  爸爸先调侃我一阵,然後就自我吹嘘,大谈他的风流史;他说在认识妈妈之前,起码有过上百个女人,每一个女人都被他搞得服服贴贴,他一个晚上随随便便,都可以搞个七八次。
  
  我见他吹得未免太离谱,就半信半疑的问道:「刚才我听到妈妈嘟嘟嚷嚷埋怨,好像爸爸没那麽厉害嘛?……」
  
  爸爸愣了一下,面不改色的道:「哈!原来你听到了……其实要摆平你妈妈也不难,只不过爸爸年轻时玩的太凶,因此现在有些後力不继……呵呵!要是前几年啊……包准弄得你妈讨饶……」
  
  他又胡乱吹了一阵,突然面容一整,正经起来。
  
  「国强啊!你也不小了,咱们现在是男人对男人的谈话,你可要注意听着。爸爸过几天就要去新加坡了,这一去就要一两年。你妈妈年轻漂亮没什麽心眼,她这个年纪啊!性生活正是需要最强的时候……爸爸不在家……你可要看紧你妈妈……如果真有必要……你不妨代替爸爸……孝顺你妈妈……」
  
  他见我瞠目结舌的模样,手一摆道:「你别急!听我说。你妈妈平日虽然规矩,但一旦憋久了总容易出问题,外面有好几个家夥,都在打你妈主意……你想想看,与其便宜外人,那还不如由你来孝顺她……你放心,当初生下你後,她为了打球方便,早已结紮了,不会怀孕的……」
  
  我难以置信的望着爸爸,说道:「爸爸!她是我妈妈也!母子***呀!」
  
  谁知爸爸竟又说出一番歪理:「她是你妈妈又怎麽样?你妈妈难道就不能有生理需要?你这年龄,正是想女人的时候,你老实说,你妈妈这麽性感漂亮,你难道不想搞她?好了!别给我装了!……你给我仔细想想……既可以孝顺你妈妈,又可以防止你爸爸戴绿帽,不怕怀孕,也不会染上性病!你妈妈现今狼虎之年有强烈的需要?,代替爸爸给你妈去火……」
  
  爸爸真的要去新加坡了,临走前一天晚上,他又安排我躲在卧房外,偷窥他和妈妈敦伦。
  
  俩人光着身子,搂在一块窃窃私语,妈妈幽怨的道:「你一去就要两年,我不是要守活寡啊?我不管!今天你要一次把帐结清!」
  
  爸爸一边摸着妈妈的屁股,一面邪邪的笑道:「我不在家,国强在啊!」
  
  妈妈呸了一声道:「你鬼扯什麽啊!讨厌!」
  
  爸爸贼贼的笑道:「我前两天看见国强的下面已经长毛了……***又粗又大,嘿嘿……要是让他来孝顺你,那可多刺激啊!」
  
  妈妈似乎有些生气,她怒道:「你怎麽老不正经?拿儿子开玩笑?」
  
  爸爸的两根手指,顺着妈妈白嫩的屁股向下一探,伸进妈妈的下阴,只听妈妈哼唧了一声,接着爸爸又说起歪理了。
  
  「你难道不疼国强?母子***古今中外都有,人们之所以禁止,主要是基於优生学的考量,你已经结紮,又不会怀孕,你怕什麽?你性慾这麽强,每天都想要,如果不让国强孝顺你,你是想活活憋死,还是想让我戴绿帽啊?你难道还没发现?国强最近老是偷瞧你的大腿、屁股、***……嘿嘿……他现在,八成心里也对你胡思乱想……」
  
  他边说边抠弄妈妈的***,妈妈的呼吸逐渐急促,身体也东扭西扭,似乎已被爸爸的歪理,挑动起春心。
  
  「你想想看,他既年轻体力又好,又是你从小带大的……哇……年轻粗硬的大屌……你要他干啥,还不乖乖听你的?他喜欢还来不及……插入你***……那可多美啊!……」嘿嘿
  
  一会爸爸又道:「你现在闭上眼睛想像一下:假装我不在家,你又很想要,你正在***,却被国强发现了,他忍不住将你推倒……趴在你身上就要***……」
  
  这时妈妈脸上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荡漾春情,她两腿左右张开,急着伸手摸索爸爸的***,显然已是慾火高涨,忍无可忍了。
  
  爸爸此时低低问道:「妈妈!怎麽样?很想要吧?」
  
  妈妈听到『妈』这个字,身子突然一抖,娇媚的嗯了一声,然後屁股猛地向上一挺,已将爸爸的***吞入体内。
  
  我这下子可真是佩服爸爸了,他竟然不动声色的,就将***思想灌输给妈妈,显然是为我日後铺路嘛!我原本对妈妈并无邪念,但在爸爸一再教唆下,可真是有些跃跃欲试了。
  
  时当夏季,天气炎热,我和妈妈在家中的穿着,都相当随便;我经常光着上身只穿一条短裤,妈妈同样也是短裤加件小背心、或是仅着一件单薄的睡袍,丰满的胴体尽显无遗。
  
  我这时身高已有183公分,体重却只有63公斤,瘦瘦高高,标准的青少年体型,但我的***却头大身粗,发育的相当成熟,翘起来约有17"8公分。
  
  这天晚上,我和妈妈在附近的餐厅食完晚饭後,赶着回家观看电视转播亚洲杯女篮赛,刚洗完澡的妈妈,穿着一件肩带式的单薄睡衣,没有穿上乳罩的高耸***把睡衣撑起,脚翘在茶几上,专心的观赏比赛。
  
  我自从被爸爸灌输扭曲的亲子教育後,心中邪念渐生,如今见到妈妈衣衫单薄,全不设防,不禁兴致勃勃的趁机偷窥起来。
  
  运动员出身的妈妈,虽然已经33岁了,但身材婀娜,体态匀称,全身竟无无丝毫赘肉。
  
  自从妈妈转职到国营企业後,也和一般职业妇女相同,开始注重美容保养,这使得她原本刚健的曲线,更增添一份妩媚的女性温柔。
  
  她翘在茶几上的修长***,丰盈圆润,光滑细腻;那双常年奔驰球场的玉足,尺寸虽大但却比例良好,优美宜人。
  
  我为了窥视她睡袍下的春光,因此有意坐在她左前方的地板上,如此我稍一转头,就可窥见她整个嫩白的大腿,及她裆间细小的黄色哩士三角裤。
  
  「你坐在地上干嘛?好好的沙发怎麽不坐?」
  
  「坐沙发好热啊!地上凉快嘛!」
  
  这场比赛结果,中国队大胜,妈妈看完转播意犹未尽,当场拿了个篮球,就要我和她在客厅里比划一下。
  
  由於客厅小,又怕吵到邻居,因此妈妈自定规则,不得拍球运球,只能拿着球作闪躲动作。
  
  妈妈篮球在手,立刻生龙活虎一般,她左晃右晃,我根本连球也摸不着;此时她一个假动作闪身过人,我情急之下双手朝前一扑,却正好抓到她睡袍下未戴胸罩的***房。
  
  怪怪!那可真是滑溜溜、软棉棉、胀膨膨、圆鼓鼓,手感真是棒透了!妈妈过去练球大概常有这种经验,她不以为意的笑道:「你将妈妈这儿当篮球啊?来!换你拿球,妈妈来抢!」。
  
  结果十分钟玩下来,妈妈大获全胜,乐得要命,***上下的跳动,我则摸的乐不可支,慾火焚身。
  
  原来妈妈身手灵活,我老是判断错误抢不到球;我不是抓到她的丰满***,就是摸到她完美结实的屁股,要不然就是整个人撞到她身上。
  
  这一连串的肢体碰触,使我产生快感,并且起了生理反应;我的下体一下硬了起来,将短裤撑得半天高。
  
  我怕妈妈发现不好意思,因此转过身子弯着腰道:「妈妈!我不玩了!」
  
  妈妈正在兴头上,听我说不玩,不禁埋怨道:「不是很好玩嘛?怎麽不玩呢?」
  
  「妈妈!你是篮球国手,我怎麽玩得过你?要不,我们玩摔跤,妈妈一定也玩不过我!」
  
  「哼!没出息,玩不过就不玩啊?瞧你的身材,就算玩摔跤,妈妈也不一定输你!」
  
  妈妈被我一激还真要跟我玩摔跤,我说客厅地板硬,要是摔倒恐怕会受伤,真要玩就到床边玩,那样就算摔倒,也可以朝床上倒,不会受伤。
  
  妈妈见我说的有理,二话不说,拉着我就到她睡房的双人床边玩摔跤。
  
  她好胜心强,拚命想将我摔倒,我为保住面子,当然不肯再输,母子俩人拉拉扯扯,搂搂抱抱,一个踉跄,同时摔倒在大床上。
  
  妈妈非要我投降,压在我身上不肯起来,我当然不肯,於是奋力挣紮。混乱中我紧紧抱住妈妈,她也拚命压住我,不让我起来。
  
  突然一股微妙的气氛在我们之间升起,我在妈妈柔软嫩滑的身体下,再度亢奋。我坚硬粗大的***,紧紧顶在妈妈柔软的腹部,妈妈硕大丰满的***,也紧紧压在我的胸前;一切动作暂时停止,只听见我和妈妈浊重的喘息声。
  
  一会儿妈妈轻声问道:「你要不要投降?」
  
  我说不要,妈妈说:「你不投降,妈妈就不让你起来。」
  
  我这时舒服的要命,根本也不想起来,只是本能的用***磨蹭妈妈柔软的腹部。
  
  妈妈这时觉得不对了,她要我放手让她起来,但我却反过来要她投降,好胜的妈妈当然不肯,於是我俩只好搂抱着僵持下去。
  
  这时爸爸的话突然在我耳边响起:「你妈妈这麽性感漂亮,你难道不想搞她?……如果真有必要……你不妨代替爸爸……孝顺你妈妈……你放心,你妈早已结紮,不会怀孕的……」
  
  我就像着魔一般,开始抚摸起妈妈丰满、浑圆、柔软、白嫩的屁股。
  
  妈妈急了,她怒道:「你干什麽?还不放手!」
  
  我说:「妈妈不投降,我不放手!」
  
  这下她可气了,怒冲冲的道:「你别作梦!」
  
  说完立刻大力挣紮起来。她这一挣,反而激发我的慾火,我变本加厉的将手探进睡袍,直接抚摸她滑嫩的大腿,并间而侵袭她饱满的***。
  
  啪!啪!两记火辣辣的巴掌,打得我晕头转向,我痛的一松手,妈妈便趁机爬起身来。
  
  我这时也急了,慌忙上前一抱,又将妈妈拉回床上。
  
  接下来简直是生死博斗!妈妈力气之大,真是超乎想像,我被她打的鼻青脸肿,还数度被她踹下床去,不过我也红了眼,硬是打死不退;最後我俩都筋疲力尽了。
  
  这持妈妈经已全身赤裸,躺在床上呼呼直喘,睡袍、哩士迷你三角裤全被扯破撕下;我则光着屁股坐在地下,身上左一道,右一道,尽是指甲抓痕;战况之惨烈可见一斑。
  
  妈妈对我是拳打脚踢,外带指甲抓,下手毫不容情,所以我伤痕累累,惨不忍睹;但我对妈妈却只限於推、拉、扯等柔性攻击,因此老妈身上白白嫩嫩毫无损伤。
  
  休息了一阵我站起身来,妈妈却还躺在床上喘气;她丰满的***房上下起伏,嫩白的肌肤满是晶莹汗水,我一看之下,不禁又亢奋了起来。
  
  她见我挺着***向她走去,急忙伸腿一踹,但她已是强弩之末,我轻易便抱住她踹来的右腿。
  
  哇!180公分的妈妈,这腿还真有份量啊!沉沉甸甸、结结实实、柔柔软软、滑滑溜溜,哈!抱在怀里可真是爽啊!说时迟那时快,妈妈见右腿被擒,左腿跟着又踹了过来。我一看来势汹涌,情知难以接住,便迅速矮身朝下一趴。
  
  说来也是凑巧,我这一趴可刚好就趴在妈妈两腿之间,她那娇嫩嫩的带毛***,成熟饱满,蓬门微开,近的就在我的眼前。阴毛不算太多,分布匀称、紧凑。
  
  我嗅到她分泌物的味道,毫不犹豫,立刻张嘴伸舌,朝那粉红色的***猛舔。
  
  妈妈身子突然一抖,唉哟叫了一声,伸腿又要踢我。但我此时身在床下,头又埋在她腿裆间,她修长的双腿,根本无用武之地。
  
  妈妈***间有股淡淡的骚味,舔起来咸咸涩涩很令我兴奋,我越舔越有劲,妈妈的反抗也逐渐若有似无。这一方面是她已体力耗尽,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她感觉舒服。
  
  妈妈下体***涔涔地流出,浑身发抖,***口一张一合,双眼紧闭,享受着人间致乐。大腿也合拢夹住我的头,她嘴里断续含糊的哼道:「不行啊……你……快住口……唉哟……嗯……嗯……」
  
  突然,她的双手伸过来揪住我的耳朵,我吓了一跳,真怕她狠命一扯,将我耳朵拉掉;不过她只是缓缓的使劲,逐渐将我往她身上拽。
  
  一会,我整个人都被拉的趴在妈妈身上,她两眼水汪汪,脸颊红通通,拽着我耳朵的手缓缓加重力道。
  
  她春情荡漾的说道:「你再不投降……妈妈……就……把你……吃了……」
  
  我这时和她面对面,几乎贴着脸,我心想:我先堵住你的嘴,看你怎麽吃?我顾不得耳朵痛,低头一吻,就把妈妈的嘴给堵住了。
  
  妈妈拚命扭头,发出呜呜的声音,双手也放开我耳朵,转而试图将我推开;但我两手圈起紧箍着她的头,她的手被我的手臂挡着,根本就无法使力。
  
  从未接过吻的我,只知道张嘴封住妈妈的嘴,至於如何从中获得乐趣,我根本毫无概念。
  
  突然一条香香软软的舌头,伸入我的口腔翻搅,那种感觉奇妙而温馨,我不由自主的就贪婪的吸吮起来。
  
  妈妈香软的舌头,灵活刁钻,忽而在我齿缝中巡回,忽而缠绕住我舌头舔吮;就像打篮球一般,我的口腔之战,又是一败涂地,完全被妈妈玩弄於股掌之间。
  
  情慾已炽热的妈妈,开始采取主动,或许是爸爸对她灌输的观念生效了吧!
  
  她脚掌平贴床面,伸手摸索我的***,一把握住後立刻对准充满***的***,腰肢向上一挺;只听噗嗤一声,我那粗大的***,已整根被她吞没。一声满足的叹息,她浑圆有力的臀部开始快速挺耸,方才精疲力尽的妈妈,竟奇迹似地又生龙活虎了起来。
  
  妈妈的***湿润潮热,温软滑爽,随着我的阳物她自动的收缩着,不停蠕动,还不到一分钟,我就忍不住快要泄了。
  
  妈妈似乎已经察觉,她挺腰扭臀,拚命夹紧我的***耸动,嘴里也歇斯底理的哼唧道:「你再忍一下……再……忍一下……啊!」但初试云雨的我,那里又忍得住?
  
  一阵抽搐痉挛,深入妈妈体内的***,强劲喷发了,一波波炽热的***,激得妈妈发出阵阵的颤栗。***仍然坚挺,随着溢出的大量***,我不舍的把***滑出妈妈体外。
  
  妈妈闭眼皱眉,静静的躺着,一副欲情未满,黯然难过的神态;懊恼羞愧的我顿时体会到,这就是男性最大的悲哀。
  
  一会妈妈翻身趴在床上,蹶起她白嫩的屁股,轻轻对我摇晃;她红艳艳的***兀自滴淌着***,那股淫靡的媚态,使我的***更加坚硬,一挺一挺的微动了起来。
  
  我迫不及待的腾身而上,妈妈一转身,却将我推躺在床上。
  
  她轻声娇羞的说道:「……不要动……让……妈……在上面……」
  
  她背对着我跨坐在我身上,伸手摸索我的***,对准自己***,白嫩嫩的屁股向上一抬一压,便轻易将我的***,尽根纳入体内。沸腾的情慾使妈妈放浪形骇,她又扭又摇,又哼又叫,旋转挺耸,磨擦挤压;我的***就像进入嫩肉作的洗衣机内,那种舒爽刺激,简直难以言喻。
  
  妈妈的高潮终於来临,她全身激烈颤抖,屁股不停磨蹭,她颤声叫道:「起来啊……搂着我……快……亲我耳垂……揉我***……快啊……大力……噢……呀……我不……不行了……泄了……泄了耶……」
  
  我慌忙抬起身子,从後面紧紧搂着妈妈,依言揉她***、亲她耳垂。
  
  当她呜咽抽搐瘫在我身上时,一边娇喘连连,我双手抱过去,搂住她的双乳,一边使劲地搓揉着坚挺的***和坚硬的***,这更刺激着妈妈,我下身疯狂的抽送着。
  
  看着大***在妈妈的***中进进出出,刚才高潮时的那种快感逐渐涌上来,又痒又麻又酥的感觉,真是回味无穷,我知道又快泄了,但我速度加得更快,大约又来回抽送了五六十下,我终於又射了,射在妈妈的花芯中,我又继续抽送了几十下,延续着射精时的快感,才缓缓地在她的***里面抽出犹为坚硬的大***,疲惫地躺在床上。
  
  我们相拥搂着,休息了一会儿,妈妈叫道:「国强,我们去浴室洗个澡,看你身上的汗水。」
  
  「你也一样,呵呵,看你的***!」由於我久蓄的大量***全数射在妈妈的***里,她的***一时容纳不下,现在都夹杂着她的蜜汁倒流了出来。
  
  「你好坏,你欺负妈妈,不来啦!」妈妈像个撒娇的小女孩。
  
  我抱起妈妈,热烈地吻着,看着怀里一丝不挂的妈妈,我的***又一下子翘了起来,顶着妈妈的丰臀,好像在作无言的抗议,我们来到妈妈卧室里间……浴室,把妈妈放入浴池,放好水,我也跨入浴池,和妈妈一起洗鸳鸯浴。
  
  我为她洗白嫩软滑的双乳,洗粉红诱人的***,她为我擦沐浴乳液,搓背,洗***,我的***经她那柔软滑腻的手搓弄着,立刻硬得像铁棒,她惊奇地用双手握住,还露出一大节。
  
  「哇,好热,好长,好粗,还在跳动呢。」
  
  我被她这样一弄,性慾大起,提议道:「妈妈你有没有被爸爸从後面干呀?」
  
  「有,你他爸是走後门专家,我们常做这***,好儿子……你想试的话,妈妈……可以现在做母狗***……让你干,不过……你要温柔点哦!」
  
  「妈妈你真好……」我开心地笑道。
  
  妈妈帮我在***上抹了点肥皂沫,转过身,双手扶着浴池栏杆,把美臀高高抬起,露出那饱满多毛的***,而***亦微微张开,***经已缓缓地流出,在柔和的灯光下闪烁,十分诱人。
  
  「来吧……国强……要温柔点哦…」妈妈妩媚的柔声喘说。
  
  我走到她背後,提起***,在洞口轻轻磨擦了一会儿,缓缓向***的花蕾深处探进,
  
  「轻点……慢慢进来吧,哦……好胀,但好爽……」妈妈回应着,我等她的丰满***吞没了整根***後,我开始轻插慢送,妈妈不断的扭动着腰,配合着我的挺动,在寻找着最受用的部位。
  
  已是「噢……哦……唔……呜」地叫个没完。
  
  等渐入佳境,我加大力度,猛抽狂送,挺、旋、顶、转,搞得妈妈香汗淋漓。
  
  「喔……好……好爽……好儿子……舒服死了。」
  
  我身体向前使劲挺着,以便插得更深,每次都插到底,又让***顶着她的花心左旋右转一下,之後又快速抽出至***边缘,使***不出***口,又快速插入,由慢至快,搞得妈妈呻吟震天,高潮叠起。
  
  (还好家内房间几乎是全封闭的,又装的是隔音玻璃)
  
  「……真是不一样的感觉……使劲……用力……爽。哦……美死了……爽……」
  
  ***了一段不短的时闲,猛烈的高潮一波一波覆天盖地的涌至,把妈妈一下子淹没了,发出了兽性的嚎叫。我再也把持不住,***做着最後的冲刺,终於像火山爆发一样,精关大开,一泄如注,乳白的***,再次直射入妈妈的子宫中。
  
  我让妈妈站起来面对墙壁,上半身向前趴下以手扶住墙壁,然後分开妈妈的双腿,从背後再一次进入妈妈的身体,妈妈不由自主地扭动臀部及腰部迎合我的攻势,这样使大家都更加舒服,这一次我是用快速***的方式,妈妈竟然以这种***被我搞到第二次高潮。
  
  我整个人也软了下来……经过几次交锋,我和妈妈都已很疲惫,我抱起她,进入卧室躺在大床,搂着她相拥而睡,半夜里又干了几次,妈妈又泄了好几回,最後我们睡到第二天8点,这一夜,我和妈妈干了4次,我也射了4%E

清純少女的大長美腿最吸引人[25P]清爽小妹小泉瑠美1[50P]丰满性感的双唇和白嫩的肌肤 [50P]Beautyleg顶级模特Sara秀丝袜美腿[13P]牛仔也性感,美女秀翘臀,硬是要滴[22P]清爽小妹小泉瑠美2[50P]风情诱人女皇尤妮丝肉丝包臀大秀豪乳送饱眼福[10P]沙发上的情趣女郎相楽のり别具风味[40P]青涩优雅情人蜜汁黑丝美腿丰臀勾人心魄[10P]极品女秘书肉丝诱你短裙撩人[26P]大長腿妹子在雪地裡的姿勢很銷魂[16P]E杯丰乳肥臀性感绿茶婊[21P]舰娘cosplay柳侑绮大胆开胸泳衣版 [28P]性感少妇LINA1[50P]性感美女肉絲美腿高跟魅力十足[20P]青御趣蕾媚佳人[15P]跟拍商场内小MM的小内内,与屁股股沟完美接缝 [11P]横看成岭侧成峰,出租屋内演春宫[17P]美女,我只能用俩字形容你,那就是欠艸[10P]潤欲艳娇美女[13P]这衣服不仅节省布料,还很满足男性的审美观![11P]紋身的大長腿美女翘著臀特別誘人[20P]Asana Mamoru [33P]全真空少妇,要不要跟她回家呢[27P]

偷看片子让小表妹看见田庄亲情叔叔和他的爱犬厨房韵事我和姐姐的淫乱史农家表姐母子柏拉图之恋淫姪与叔父乱伦自白双性人舅妈的性爱课程流星雨老婆换别人的女儿人妖变态家族进错房间的乱伦和妈妈的大胆性游戏肉奴隶母亲娇美的妈妈她是我妹妹超极禁忌别墅的秘密一家四口人乱伦搞大了妹妹的肚子诱姦妹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